Darkened underpass

今天為手上幾個快到期的網域名延長一年的使用權利:

過去一年沒再弄什麼新網頁小計畫子網站,連自己的部落格都很少更新 Orz,但繼續保留著這幾個網域名的使用權利還是有其必要(莫名的尿性堅持)。幸好經管 info, xyz, org 三個域名的註冊局們 並未太激烈的調整 TLD (top-level domains)價格。印象裏前年買入 twngo.site 的使用年費約 4~500元,但只隔一年就調漲到 1015元台幣,這種莫名的價格劇烈變動,就是去年年中 org 原註冊局(Public Interest Registry, Internet Society 所轄 )宣佈將轉售 org 經管權給 Ethos Capital,讓註冊 org 用戶非常擔心並發起一連串阻檔此收購行動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契機也引介我去年年底順手註冊了 twngo.org ....)

最後,之所以挑在今天處理此事不是湊什麼光棍熱鬧,只因剛好今天是信用卡新月份計帳起算日,先消費後享受付款時間可以拖久一點而已XD

呃,這篇日記實在寫不出重點沒呼應主題,卻能拉拉雜雜地寫好幾篇... Orz

回想過去一年來,練琴最大的樂趣應該是一種”攻克”的心理吧?相較於由父母代為決定的孩童,成年人學琴的優勢在於自主動力,但時間安排與生理潛能遠不如小孩兒。而我想學琴的動力是什麼呢?其實根本沒什麼特殊動力,只是想找一件看起來稍為高尚的消遣來打發時間,正因為欠缺明確動機與目標,熱頭過後一切就封印起來好像沒發生過。君不見我在今年上半年記錄了一些自己練習的進度與感想備忘。接下來撞上一點瓶頸,就鬆懈下來,結果練習曲目的進步就卡關不前了.......。

之前一再提過,學習樂器有什麼樂趣的話,於我最大的亮點在於”攻克的滿足感”——從生澀笨拙到有模有樣。每當然所謂的有模有樣也只是自愉自嗨的程度,無法半正式地在外人面前獻醜。而其它附加的理由大概就是不知不覺中的消磨時間,而且是看起來很正當很優雅地殺時間。

總結學琴一年進度: 1. 拜爾鋼琴 100號 左右 2. 車尼爾 OP.599 11~40號 3. 布爾格彌勒練習曲 1~6 4. 哈農指法練習 1~21號 初級

練琴工具: 目前主要使用 Casio CTK3200

嗯,練了一年雖然沒什麼進展,還是希望自己還能繼續堅持下去。

#keyboards

雖然小時候曾有一點鋼琴(鍵盤樂器)基礎,但中年想重新學玩樂器一開始的選項是吉它而非 keyboard,方法是透過 youtuber 線上影片教學。網路主流化後的21世紀第二個世代,透過影片真人示範效果比之死板板”紙上談兵”的和弦圖示要好上許多。學吉它對新手而言,最大的樂趣在於”自彈自唱”,也就是自己的聲音為主旋律,用吉它來伴奏和弦,但我更偏好純粹由器物(非人聲)發出聲響,於是很快地放棄決定轉回鍵盤類樂器。

重新接觸鍵盤類樂器時,手邊只有一台 20多年前從網路上買來的 49 鍵梅花電子琴。既然前番折騰弄清自己玩音樂想接觸的是古典樂,便聽從主流鋼琴教學意見,決定由拜爾鋼琴教本練起,自去年十月中旬居然就用”國產學步車”開始。再稍後陸陸續續買入 Casio WK-110、CTK451、CT640、CTK3200、Roland E36 等五部二手電子琴。

對於學”正統古典樂鋼琴”的人而言,電鋼琴已經不太能入其眼了,更何況是廉價老舊的電子琴,此其中主要差異原因為:觸鍵/反作用力對聲音強弱表現的控制、數位模擬音效與琴槌擊弦震動音板等實物打造的音波,因此拿電子琴來練鋼琴古典樂譜在正統人士看來是不倫不類非常不可取的作法。

我所用的練琴配備不上道,因深知若衝動投入上萬元買入一個不常使用的擺飾,最傷的不是荷包而是日後如何處理此物件的麻煩。故心中的打算是先用二手電子琴來練習手感(X)指法(O),如果能堅持十二個月每天每週真付出時間練習的話,就能理直氣壯地買入電鋼琴。但這個(電)鋼琴許諾卻在臨近倒數一個月左右遭受考驗,自己近鄉情怯地失去了每天玩琴的動力。

#keyboards

無意間留意到自己正是去年十月底這段時間點,買入了一台二手電子琴 Casio WK-110 算”認真”重拾觸摸黑白琴鍵的樂趣。最近二週沒再天天練琴(根本是想都不想碰琴),寫下些許文字記錄整理重溫過去這一年來學琴的點滴,或許可以幫助自己找回玩琴的樂趣與熱情。

小時候曾經學過一兩年的鋼琴,程度大概就是拜爾練習曲彈完要進入小奏鳴曲的階段,之後在國中時期又學了一年左右的電子琴。在 PTT 鋼琴版上有許多六年級世代童年階段有過挨鞭子痛苦學琴陰影,我想那大概反應了 1980~ 90年代台灣經濟表現優異下,一些新冒出頭的黑手變頭家家長對於下一代孩子教養氣質(或者更直白”階級上昇”)的期待吧。

成年自己有了所謂經濟能力後,動過幾次玩琴念頭,但只買得起入門級 Casio 随身電子琴,感覺又再次反應現在這個時代 2020 的崩落與階級流動困難。回想起來對所擁有的第一台 Casio 電子琴印象非常模糊,當時大概是 1998~2001 之間,自己第一份工作後在大商場買入的隨身電子琴。隨著在外地租屋搬家的飄搖,這台琴也不記得送給了誰。那算是第一次試著重新接觸樂器,但成效不彰,印象裏沒怎麼練習把玩,不了了之。等到再次學琴,夙忽已過了近廿載。

#keyboards

三年前 (2017年11月~ 2018年1月) 加密貨幣熱翻天時,自己未踏入市場交易,只是幸運地取得別人”隨手”贈送的比特幣(BTC), Stellar(XML),2018年開春加密貨幣市場大跌回歸“正常”後,就沒怎麼關心理睬幣值滙率的變化,今天稍整理一下自己手上加密貨幣資產:

  • 2017年 5月24日收到 0.008 BTC
  • 2017年 6月20日收到 0.01 BTC
  • 2017年 7月29日將上述 .018 BTC 全數換成萊特幣 LiteCoin(LTC) 1.22263085
  • 2017年 10月18日收到 0.005 BTC
  • 2017年 12月2日將 0.5 LiteCoin(LTC) 換成 179.1377329瑞波幣 Ripple (XRP)
  • 2017年 12月2日將 0.1263085 LTC 換成 ByteCoin 這是一次失敗的投資,ByteCoin 後來跌到沒什麼價值,已經被我的交易商 cryptonator 砍頭清倉。
  • 2019年 9月11 日收到 356.2904939 Sellar(XLM)
  • 2019年 11月18日收到 688.4065454 XLM
  • 2019年 12月19日收到 355.3887598 XLM

總結上述,目前加密貨幣資產如下: 0.5 LTC 0.005 BTC 179.1377329 XRP 1,400.1057791 XLM

若以美元計算,全部加密貨幣今天在市場上價值大約是 230美元左右。

2020年9月中旬,距離美國總統大選不到五十天,卻傳出了最高法院”在位”27年的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erg 過世的消息,無疑為美國社會壞消息厄運不斷的 2020 年再投下一顆原子彈。

RBG 精采的一生用不著我畫蛇添足地補充,倒是美國最高法院在其民主進程與憲政發展的角色更讓我好奇跓足,畢竟再怎麼三權分立,法院在一般人心目中仍是最遙遠的”官署”。讀著 New York Times 跑最高法院資深記者 Linda Greenhouse 為 RBG 寫訃告( Obituary),反倒是讓我對 Linda Greenhouse 更為好奇。

Obituary 在西方傳統新聞報業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存在,我個人印象最深刻的一篇訃告是 1997年左右在日本祕魯大使館人質挾持事件,英國衛報為當時遭祕魯當局現場擊斃的”恐怖份子”MRTA領袖所寫的一篇訃告。所以每當有”大人物”過世的時候,我偶而會翻翻看看她/他的 Obituary 寫了什麼、由誰執筆。

Linda Greenhouse 是紐約時報業裏地位崇隆的大記者,在她之前這個位子上的記者就是有名的 Anthony Lewis,至少我還是讀過 Lewis 所寫的《不得立法侵犯》、《基甸的號角》。當時就一邊感嘆:台灣還真欠缺這類把法律法治寫得這麼有趣的作家或”記者”,現在當然要一睹 Linda Greenhouse 的作品。

作為牛津大學出版社通識讀本系列(Very Short Introductions)之一,這本小書只有短短的百來頁,讀起來並不算輕鬆(遇到的生字比前一本 “Reclaiming Conversation” 還多),但根本沒有其它可比肩的作品讓外國讀者快速了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歷史、特點與運作。

#reading

昨天看過史丹福大學「數位公民社會實驗室」學人Beatrice Martini 整理了一份了解網際網路基礎設施與人權閱讀清單( internet infrastructure and human rights: a reading list ),這個題目我個人向來很感興趣,故再次把這份文件內容簡單的整理記錄下來。

作者的動機在於:當互聯網數位科技益發深入每個人的生活,那麼決定誰可以上網、可以取得什麼樣資訊、與誰互動聯繫等等日常行為,莫不受到互聯網基礎設施的制約,但人們往往對於看不到的”infrastructure”知之甚少,公民團體也不知道如何可以參與、影響相關決策、技術、協議討論制定的過程。 如此情況在早期或許還”無關緊要”,但隨著上述決定的後果將會衝擊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則市民公民當不可將之推卻給生產者、技術專業人士、官僚政客或資本家,公民團體或許該想辦法見縫插針、了解並量力投入相關政策制定過程。

故此份閱讀清單即希望透過關鍵文獻的整理提示,為有興趣想了解、參與互聯網治理的(白丁)人士、團體提供一點方向與基本知識,作者對於這些材料再依題目內容性質分類如下:

  • Technology and the interne
  • Infrastructures and standards
  • Open standards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 Networks, protocols, and power
  • Towards a public interest internet infrastructure
  • Connectivity, network sovereignty, and community networks

我想自己大概會先看”Infrastructures and standards”, “Networks, protocols, and power” 這兩個部份的資料吧。

#reading

為了重新找回閱讀正經長文嚴肅作品的專注力,逼迫自己每天早晚各讀兩三個段落(大約加起來不到30分鐘)地認真看完這本《Reclaiming Conversation》。差不用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終於”從頭到尾”讀完這本書。Sherry Turkle 是 MIT 研究”科技與社會”教授,但本書行文不會太過學究艱澀,許多段落篇章引用自 Turkle 研究受訪個案(被研究者?)個人經驗,猜想這些材料應是來自 Turkle 教授長期投注在此領域的某部份學術研究計畫專案中的零碎成果,再將之整理成一本較為普通讀者較易接受的通俗書籍。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可以容許自己把”讀後心得筆記”寫得這麼混亂隨意吧 XD)

也為了讓更多一般讀者接受,本書”後製編輯”結構層次安排還算令人賞心悅目,例如亨利梭羅的椅子數,向外擴大個體與自身、不同外界的關係,特別是在外部工具介入(例如 20世紀的電腦、21世紀的網路)所帶來的變化。

閱讀本書即便了解看到的是他人的經驗,卻不斷促使我思考反省自身在網路、社交媒體使用的行為模式是什麼?它如何地改變了自己( 跨越前電腦時代的手寫圖書館卡、電話接連網到無時不刻連網的 digital immigrant )的思考與社會關係( Digital natives / Digital Immigrants 之間的差別又是什麼)。作為一個內向、孤癖、幾乎沒有朋友、家人親密關係淡薄人際疏離社會冷感的我,內心最大的觸動,應該是在第四張椅子:個體與”機器”(人工智慧/程式演算法)之間的”對話”,那種觸動在於自己作為一名數位移民身上世代包袱還沒完全進化到以機器為慰藉交流對象,但又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此種趨勢,好奇著未來的人類又會如何”演變進化”地”適應”或”反叛”此種趨勢。例如人類所發明創造的工具只能提供外力物理性的支持,真沒辦法提供心靈情感的”互”動滿足嗎?我的意思是,是不是未來的人類會”進化”(抑或退化)到 empathy 的消失?

#reading

昨天收到一隻三年前出廠的舊手機(iphone7 32G),是家人換新機後把舊機轉送給我的二手品。玩弄”新”手機進行初次安全設定後,第一個自 apple store 下載的應用程式是 twitter,notion 然後就不知道還需要安裝什麼。

今天看了記錄片 The Social Dilemma,這幾年來對於網路巨擘商業社交平台大量用戶數據收集操弄演算法換取用戶黏著沉迷上癮獲利模式等等批判之聲已不新鮮,但能從意識覺醒做到現實行為模式對抗改變的消費者仍然只是其中極少數的一群,更別說是透過集體行動來催化制度的變革(至少我所感知的台灣,依舊是心甘情願地作臉書谷歌集團的被殖民地)。例如對我而言黏著度最高的網站或是應用程式應該就是 twitter: 每天固定在早中晚三個時段花10~20分鐘看一下時間軸或是特定列表的新訊息推送,這近千數百則訊息中初步判斷有趣值得進一步查看其連結url 資訊的推文就把它 bookmark/like 註記,再另外找時間閱讀連結內文資料。這樣的使用習慣特別是在三四年前開了「NGO 推進器」固定寫部落格文章所養成,誇張一點說自己就是扮演了某程度資訊守門人 gate keeper 的角色吧?(I am really obsessed with this term !!)

不是沒反省過,自己資訊接收來源是否偏狹或觀點單一,或者更挑明地說,這樣接收消化模式到底比別人健康多少?例如在我的雷達區裏國內訊息就相對地貧脊荒蕪,只好依賴鄉民群聚的 PTT 八卦版,然後默默忍受底下的五樓肛它推文......

幸好家人汰換的 iphone 是轉送給我,而不是他剛上小學的女兒,但下一次恐怕就輪不到我了。

#watching #documentary

這兩天家裏桌機的網路連線狀況怪怪的,某些網站無法連上(ping 無效 ),有些則正常。自己的第一個反應是遠方主機出了問題,但是出問題的網站未免過多(大約佔我常訪問網站的七成),所以懷疑是對方 DNS/CDN 之類的問題。奇怪的是,若使用手機或筆電則這些桌機無法訪問的網站倒明明是好好活著,那麼顯然問題就是出在這台桌機的網路設定。

在Chrome 瀏覽器底下無法訪問網站傳回的訊息是 “DnsProbeFinished_Nxdomain Error “ ,故先試圖按照其它人解決此問題的建議方式看看能否改善,結果不如人意。接下來試著改以其它作業系統開機(這台桌機有數顆硬碟,主要使用的是 Linux Mint 18.3作業系統,另有一顆小硬碟則是 windows 10),沒想到在 windows 10 作業系統底下居然也同樣大部份的網站無法正常訪問,檢查診斷有線網路連線狀態(windows/system/ 網路疑難排解員),傳回的訊息是” no valid IP in Local Area Network”,的確在網芳底下其它設備(手機/筆電)看不到這台機子。到了這個階段似乎就不是網路設定/作業系統等軟體出錯,而是網路卡硬體故障。

故另外接上 USB 無線網卡利用 wifi 連網,的確可以順利訪問全部網站,local network sharing 也恢復正常,證實是主機板所附的有線網路卡故障.....。桌機是去年夏天買的二手機(Acer Veriton M4630G),主機板還有空閒的 PCI 插槽空間來裝網路卡,不過現在市場上此類獨立 PCI 有線網路卡越來越少,主要原因應是主機板會內鍵有線網路卡,如果網路卡故障就改用USB介面無線網卡。

我一直搞不懂,明明是硬體故障,為什麼有些網站還能正常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