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ened underpass

reading

Participatory data stewardship : A framework for involving people in the use of data orignail text

如何”捲動”資料數據的各方人員(尤其是”所有權人” owner)積極地參與數據資料的處理使用傳播 等過程,也就是本報告希望提出一套建議的參與式管理框架

在本文中出現的 “beneficiary” 一辭有點近似於”stakeholders”,但是更突顯出受益(正向影響)於數據的關係(或曰暗指數據能對社會/個人/群體帶來”好處”而受惠) > In other words, we use the term ‘beneficiary’ to encompass anyone who might be affected by the use of data beyond simply the data subjects – those who have the potential to benefit from participatory data stewardship – and this helps to move beyond a compliance-based approach to a model that is underpinned by social license.

整理了常見的”(公民)參與”模式及其優缺點

#notetaking #reading

Build an Information Strategy for Your Organization

What is “information strategy” ?

“An information strategy defines the path that the organization must travel in order to have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uccess.

#reading

author : Annie E. Casey Foundation by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Services

Original report

related article: – A Handbook of data collection tools: Companion to 'A guide to measuring advocacy and policy – [[measuring advocacy and policy]]

2007 年出版,當時還鮮少有針對倡議型方案的系統性評估方式,因此 Casey Foundation 便撰作了本份報告(guide and handbook of collection tools),以提供獎助基金會、計畫方案執行人員相關的學習與參考文獻。

本文可分成兩大部,第一章先列舉了為何目前還欠缺一統性倡議評估的可能原因(例如方法學的挑戰、對於所謂的評估各持不同看法、成果確認的困難......等等),再申明即便困難但仍是應該進行評估的理由。

第二章則討論如何設計適當評估,其建議三大步驟: 1. Start with a theory of change.
2. Identify outcome categories. 3. Select a practical and strategic approach to measurement.

(OS: 原來之所以需要了解 theory of change ,很大的理由是為了 之後的”評估”、討檢的依據)

1.從變革理論起手

原因有二: 更高視野的戰略與成果企圖、透過變革理論建立彼此對於”影響力”的共同意志與共識。前者或許不難理解,而後者所指的「影響力」要如何界定? 不妨從: social change, policy change , adovacy 三種模型來理解 – 社會變化: 實體、社會條件情境的改變 – 政策變革: 包含政策落實狀況 – 倡議: 此為達到前兩項的基石/戰術,例如策略聯盟、公眾意識、政治意志等等

The process of developing a theory of change will offer powerful insight for all of the partners and stakeholders about the How, What and Why of advocacy and policy work. The strategies and outcomes clarify the How and What. The articulation of the ultimate impact describes Why the work is happening.

2. 界定成果類型

對比於服務型NGO型成果成效之檢驗評斷已趨完善與標準化, 倡議型方案的潛在成果仍在摸索實驗階段,有些可能是過程過渡之間的條件創造方能達成終極的社會改革;有些是透過最後結果之反映以驗證。選定的預期成果必須對映現實政策與倡議任務,也就是說必須是起點第一步中”變革理論”相關,明確了預期成果才能進一步發展評估(以決定計算所選成果的步驟與架構)。

從過往大量的成果類型與進展指標樣本,作者提出了以下六大分類來歸類成果: 1. SHIFT IN SOCIAL NORMS 2. STRENGTHENED ORGANIZATIONAL CAPACITY 3. STRENGTHENED ALLIANCES
4. STRENGTHENED BASE OF SUPPORT 5. IMPROVED POLICIES 6. CHANGES IN IMPACT 作者在底下整理了一份列表,以呈現六大類各別有哪些潛在成果、可利用什麼策略來達成( How and What)、適合的分析單位是什麼.... 。outcome/strategy 之間連動,再影響了分析單位 (who/what change)

3. 挑選既實用又具戰略的計量方式

從上述前兩大步驟可知: 一開始制定了變革理論與接下來選定預期成果之間的強關聯,至於要如何具體計量成果,可從以下五大方向來考量

  1. Identification and measurement of core outcome areas related to social change or policy change
  2. Evaluation of strategic progress
  3. Identification and measurement of short-term incremental objectives
  4. Assessment of the capacity of the advocacy and policy organization
  5. Case study documentation of process and impacts

#reading #advocacy

上週讀完這本《2019-2020香港運動全紀錄》,帶著讀者回顧了 2019年香港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這場運動表面上的起點火是反對中共〈逃犯條例〉修訂,但更廣更大的舞台背景則是來自”回歸”後,中港兩地不同的治理系統與人民對於權利自由的想像信仰落差,特別是中國第五代領導在三十年經濟開放改革後浮現的社會問題卻加大政治緊縮力道打壓公民社會與權利意識伸展的土壤,這整個歷史推力與現實壓縮進一步刺激了香港人民對無賴中國政權之失望覺悟。

讀此書於我最大的收獲在於學習認識香港的近代政治發展歷程,其議會(立法)與行政制度,特別是所謂民主派、建制派以及民間民主社團等等的角色行為者的問題(例如他們與議題、與民眾、社區、與 CCP 的關係)。了解這些歷史淵源與脈絡後,才明白之後的城邦論港獨、左膠合理非非、佔領中環、雨傘運動等之間的權力糾葛,以及延伸到 2019年年中開始,讓我目不暇給的反送中運動。

在運動事件為進行式當下,我個人是很難在短時間內消化各方消息來捕捉其瞬息變化微貎。唯有透過事件看似平息告一段落,我才能吸收一些記錄回顧文獻。後人來看所謂的”記錄”之作,或許有人會嘆息後悔當時某一個決定或動作之有無強度,或許有人想從經驗教訓中學習應對未來的策略。老師說讀史學史的重點在於讓今人掩書思考若自己面臨類似的情境時,會作出何種選擇其理由何在。香港人在 21 世紀作過的抗爭,當是給一水之隔、金魚記憶容量的台灣人一點反省才是。

#reading

大約兩個月前開始讀這本《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直到昨天才看完,此閱讀速度如此之緩慢倒不是該書不好消化,而是自己的時間安排裏並未把此書放在認真閱讀的時段,只是先利用每天通勤空檔的3~5分鐘,差不多到前三章後覺得出乎意料的有趣,才把它移到「認真閱讀」的時段裏繼續消化。一開始覺得有趣是因為過去從沒看從”財政”的角度來解釋中國歷史上的政權制度變化。

因此閱讀過程中,促使自己不斷回想大學時代殘留對於財政學、貨幣銀行的基礎知識。學商科的我,並不討厭這幾學科,成績分數差強人意也就算了,當年學習的最大障礙,大概就是還不滿廿歳、欠缺社會常識的自己,實在很難理解貨幣政策(例如發行多少紙鈔)與財政政策(抽多少稅或政府支出用於公共建設投資)背後的經濟邏輯是如何來自眾多現實經驗的反饋教訓。到很後來的後來,才能理解法定貨幣與準備金的重要連動,通貨膨脹或通貨緊縮為什麼會發生,公共財搭便車與專賣制度的問題......

所以讀這本書有趣之處不只在於回顧中國各代財政手段的效果或影響,而是重新想想這些財政手段有哪些符合現代經濟財政學說的見解,又有哪些不足遺漏的地方。看了一下作者郭建龍的背景介紹,他原本是記者出身(《21世纪经济报道》),現在為多產的作家,作品主題涵蓋範圍還蠻廣的。這種”廣度”大概也就是為什麼我讀到第一部的中後段後,開始覺得作者的歴史時間軸之混亂,或者說本書所安排的行文篇章結構有點過於粗糙。

#reading

本週很快地讀完了齋藤茂男《飽食窮民》。比較讓我訝異的本以為它是近期的新書,但實際上原書完成出版於上世紀(1990年代末),當時應是所謂泡沫經濟的晚期,但本書作者已經開始深入挖掘熱頭經濟表象下的社畜眾生相。讀到營業員為了業蹟壓力出掏腰包填補客戶流失的缺額,到後來不得不透過借貸卻讓自己的債務越滾越大。這種商業寫實記實的”報導文學”,在台灣的例子只有想起自己似乎只看過夏傳位寫關於信用卡借貸卡債族故事的《塑膠鴉片》。

不過我個人不太喜歡第三部關於厭食(或暴飲暴食)與心理分析的推論,可能是當年把家庭關係仍刻板地定義為男女角色在既有原有的社會期待下的行為模式,然後因某種”非正常”的偏差出現才造成某些現代人的心理疾病(並進一步反射於外顯的病態化行為)。

#reading

四月份還讀了一本據說是八百多頁的《全球通史: 从史前史到21世纪》。因為透過平板電腦閱讀此本 pdf 電子書,總懷疑所讀的版本是否缺漏,否則怎可能這麼快兩三個星期就看完它。

當初之所以撿這本書來看,是因為春假書荒時就參考了對岸文青社群平台的〈豆瓣读书 Top 250〉。其實心理不免滴沽:就算自己在政治意志上排斥 CCP/統一,但好像在文化卻無法抗拒地滑向對岸,現在連閱讀偏好取向都受到對岸的影響,畢竟已有段時間我沒法在台灣找到有公信力口碑的好書推薦名單。

回到這本書,自己感想倒是覺得「差強人意」,就當是重溫一遍高中時代的世界史,但是作者 L. S. Stavrianos 的史觀與詮釋角度多少不同於國立編譯館(是的,我那個年代還有這種乾綱獨斷的標準版機關),例如本書對於中世紀”野蠻人”(也就是入侵歐洲滅掉西羅馬帝國的中亞東歐遊牧民族)不少篇輻的介紹,才讓我對於不同部落的遊牧民族有新的認識。

#reading

同樣在《The Internet in Everything》裏頭讀到作者對於 Janet Abbate 1999年出版的 《Inventing the Internet》一書的稱讚,一併把它與《Who control the Internet》放入四月份的閱讀清單。

本書只有二百來頁,目錄六個章節的篇名如下:

原本是先讀此書,沒想到竟是先讀完《Who control the Internet》後才慢慢結束《Inventing the Internet》。一開始讀第一章談”網路封包”發明背景源起與過程時,心裏就一直尖叫 OMG 這故事也太好看了。曾經讀過不少介紹網際網路原理、OSI 七層協議,特別是前陣子莫名想再翻翻 wireshark 使用,囫圇吞棗一堆網路運作名詞仍混混噩噩。但本書中對封包設計的動念、概念的具體模型架構應該是我讀過最清楚生動的說明。

但再繼續往下讀,網路各層變化的技術/許許多多的人名與單位組織看得我眼花頭昏一知半解,也漸感吃力故越讀慢讀。不過本書最大的收獲是打破我過去對網際網路 ( Internet )發展的狹隘理解。例如所謂”網路”或”資料傳輸中心”,並不只有美國國防部所資助開發 ARPANet,大型私人企業也投入資源研究。但重點在於一個一個的 network,使用不同的軟硬體,它們之間如何交流與交換資訊。因此現今無敵通用的 TCP/IP 網路協議,其實也曾經遭遇過競爭對手(來自民間私人大企業或其它國家,例如曾經有一種由電信業者所提倡的通訊技術叫 x-25?)叫陣。所以網際網路的發明與應用推廣,遠比通俗讀物(ex. 這本書)更為複雜多樣。這些困難進一步反應在不同領域協議、產業標準的折衝達成,其背後各方勢力的拉扯

#reading

因《Internet in Everything》提及推薦,找來了這本 2006年出版的《Who Control the Internet》作為接替的四月份讀物。說起來這本書的作者之一 Tim Wu 其台裔背景前一陣子加入美國白宮擔任科技政策後稍引起台灣主流媒體之關注。但其實 Tim Wu 成名很早,從他自哈佛法學院畢業後曾擔任過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Stephen Breyer 的助理,就知其超級菁英的背景。

這本書讀著讀著,讓我想起了 2015年曾在 Coursera 聽習過 Internet Giants 互聯網巨頭:媒體平台的法律和經濟 課程,類似科技發展的社會過程中,法律扮演了何種角色,重要的司法判決與國會立法其背後的利益權衡,也就是說從法律者的角度來討論科技變化後社會制度尤其是司法判決、國會立法要如何”追”上,或者說”政府”要如何駕馭”工具”(技術與法律)的課題。換言之,作者的論點為:網際網路從來不是上世紀 80/90年代部份無政府主義賽博叛客以為的無依化外之地,雖然可能當下的法令未能即時迎上技術造成的社會變化,但仍然可利用現有法律延伸之法意原則加以判斷約制,同時間立法進程也會(必須)趕上補充其中缺漏。即便是涉及司法管轄權爭議的棘手跨國案件,其實都早有國際/內國法慣習可引用。

我覺得本書最有趣的地方,大概作者在每一章都舉了不少有趣的案例,例如第三章網路大神 Jon Postel 在 1990年代一度試圖掌控網際網域名管理最高權限 (root authority),以抗議美國政府當時打算”商業化”網路基礎設備(域名管理與 IP 分配控制)的企圖。透過案例介紹,的確把許多抽象技術的討論轉化為現世實際的現象與反應,解釋地更為通透。

#reading

三月份下半讀完了 Laura DeNardis 去年出版的新書《The Internet in Everything》。 Laura DeNardis 為網路治理的知名學者,我”好像”曾經讀過她所寫的 《The Global War for Internet Governance》(個人幾處部落格找不到資料,似乎沒留下讀書筆記),但讓我對她好感度上昇的原因是她名古典吉它的愛好者。總之當年讀她的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她以簡單易懂的文字對複雜網路世界的脈絡梳理。不過拿到她的新書電子檔卻遲遲未予聞問,直到最近讀過短文〈Can Free Assembly Survive the Internet?〉一直提到此書,才認真把它放入三月份閱讀書單。

“談”網路、對於百分之九十九的終端使用者眼界大概就是應用層的東西,所以即便是”高上大”的網路治理議題偏向集中於”內容”(看得見的東西)討論,而從 Luara 的研究與著作,向讀者揭示了一個更為底層、無法用肉眼查覺的世界,例如所謂網路技術標準的制建過程,特別是其中社會因素(如政治、地理、物質)之互動影響。

而到了這本 《Internet in Everything》,網際網路已更進一步地擴張到大大小小感應器、穿戴智慧裝置、能源控制、自動車醫療設備、機器人、強化實境......等等所謂的「物聯網」(本書中作者以”cyber-physical”指稱)。過去的網際網路以資訊的傳播溝通為主,但 cyber-physical 層次領域的加入,網際網路慢慢轉成了以”控制”為目的。”傳統”電腦有螢幕終端讓使用者可以下指令知道回饋,但越多越多的連網品幾乎都讓人們無意識其亦是廣大網路中的一個小小節點不知不覺地監視控制。當各家廠商相競推出產品但業界尚未達成協調、標準共識,而所謂的網路自由指何、多方利害關係者治理模式等開放網路精神原則,更在物聯網昇起後出現挑戰。

如同大部的末端使用者只活在應用層的挑剔與滿足,大部份寫網路的”作者或記者”也停留在單層次單一議題的討論(例如安全、資料數據、言論自由、隱私等),但 Laura 的強項是把單別議題再帶入更廣層次跨域的討論,例如將之放在網路治理的框架下如何看待,甚至框架本身是否要在修改,這大概是閱讀本書最主要的重點吧。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