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ened underpass

Czerny

依週末要進行的功課,往下練車尼爾599 第54號。在“輕鬆上手”第53號練習,車尼爾先生馬上使出一招棘手式挫挫學生銳氣。

從曲子的節拍標示,這首三拍子的練習在前三個完整小節裏要抓緊速度在一拍之內完成四個不同的十六分音符組合。自己光是背出這幾段音符就耗掉不少時間,更別提欲加入左手部合奏和弦的手腦失調。曲子第二部份(中段返始符號之後),左手部進一步要求每小節第一個音要按滿三拍,以搭配其它加入的變化音符。因為完全不熟練新曲子,更別說想要分析音符的安排來協助自己理解以更好地默記背譜。總之這支曲子我覺得好困難啊,週末兩天下來只能勉強背住前半部右手的主旋律,看來得花上好幾天才能背完。

學習第三天,試著雙手一起練前半段,雖然之前一直抱怨其難度,但後來慢慢覺得,反倒是雙手一起彈,利用左手和弦的拍子來配合控制右手的速度(當然拍子還抓不準)。不過現階段只能看譜,未能把音符背好。

#Czerny

一成不變地繼續往下練車尼爾599 N0.53。初見樂譜上的彈跳音指示,還「心有餘悸」地檢查其它版本是否亦為相同指示,確認這支曲子左手部真的要作出輕快表現後,才”認命”練習彈跳音。

其拍號標記(time signature),No.53 是每小節有二拍降B/降E的降B大調(或曰G小調)練習。過去練習時總以強記音符為優先,等曲子背得差不多了再去調整節拍速度。這幾週從網路課程(How to play piano),正統古典樂教授則對新手學生強調實際觸碰琴鍵之前應該要先對曲子音符的節拍安排有正確認識。當然我是沒那麼“聽話”地遵照從打拍子、哼唱到默彈等漸進程序一一練習,就是直接把右手放在琴鍵按照拍號數算每一節要彈的音符需持續的時間,以 No.53 為例因為它有不少八分音,就把二拍先分成四等份,八分音算一拍的慢速熟悉右手旋律,等音符背得差不多了再加入左手。待雙手都慢慢上手後,再把速度加快。

沒想到一天就把 No.53 練起來了,前一支曲子可是學了四五天才背好全曲,主要原因該是左手部音符很規律,除了第二行末段外每小節都是一拍子的同和弦重覆。

#Czerny

雖然車尼爾599 第51號目前還是彈得二二六六(尤其是右手部八分音與十六分音的節奏區別,至於左手的彈跳音就決定參考無此標號的樂譜不予理會),但總覺得週末空暇得多推前進度,還是硬著頭皮自上週末開始試練第 52號。

初讀 52號樂譜,它是只有二行每小節二拍的 G大調。因為只有二拍,一開始練右手部時心裏默數的 12121212...,但試了兩三次覺得很彆扭還是改成默數四拍 123412341234,情況才稍微好些。等到右手部記得差不多了,再慢慢加入左手部,才發現這支曲子的低音居然到 C1-F,必須改到 76鍵 WK-110 才能覆蓋它要求的音域(61鍵電子琴 C2~C6)。因為很少接觸到 C1 音域,乍讀低音部的音符腦筋有點轉不過來,相較之下若是高音部(C7)直接把 8—————–| 符號標記在 C5 -C6 上頭,手指要放在 C7 哪個對照的音符上就簡單許多。

#Czerny

昨天練習時繼續為著 No.50, No.51 “彈跳音” 如何正確表現而傷腦筋,只能查找、觀摩網路上的教學示範影片,竟才知道阿貞老師彈奏的樂譜居然 無彈跳音 標示,這實在讓我太震驚了 !!!!

回頭檢查我所使用的 Czerny op.599 版本是由 Giuseppe Buonamici 整理編輯可追溯最早的出版年代約在 1893年,而在 imslp.org (國際樂譜網路資料庫) ,這部作品目前收錄了12 份樂譜檔案。扣掉三個只有個別單曲、一個採 MusiXTeX 格式製作(我不知道如何開啟它),剩下八個完整樂譜的 PDF 檔案,分別由五位編者編寫製作:

  1. Giuseppe Buonamici (1846-1914, 有彈跳)
  2. Adolf Ruthardt (1849–1934, 無)
  3. Ettore Pozzoli (1873-1957, 有)
  4. Gino Enrico Moroni (1935-1957, 無)
  5. Luigi Finizio ( 1878-1950, 有彈跳)

快速地翻查比對這五位編者在重新整理車尼爾作品(op.599 No. 50~ 51)上的看法歧異。下圖即為 Buonamici 與 Ruthardt No.51 第一行之差異:

那麼你說,哪一個才是”正確”的版本呢?

#Czerny

按照自己定一下的規則,週末時間理當展開學習新曲子,所以車尼爾599 進度表來到了 No.51。其實為了提高速度效率,早在週末前幾天就開始偷偷練 No.51 右手部,好讓自己習慣一下新曲的旋律與指法,但這種偷跑法效果有限,似乎到週末才有認真學新曲子的正式與認真。

初見樂譜時,最頭痛的是第一行四小節裏頭,八分音與十六分音如何”正確”地表現出兩者之間的速度差異。等到配上左手部一起合奏,才發現更頭痛的是如何掌握”彈跳音”又要兼顧右手八分音與十六分音的速度感拿揑:還不熟練曲子的自己,此刻忍不住用右手作彈跳,一種不由自己的錯亂感伴隨著心知肚明(錯誤)的無奈.....

#Czerny

開始練車尼爾599 第50號,這本號稱專門為新手學習熟練各種基本鋼琴技法的100支練習曲目,總算是把它勉強地撐過一半。算算如果按照一週一支曲子的正常速度,大概還要再一年52週左右的時間才能完全練畢車尼爾599.......。從本網誌記錄得知,從去年3月份開始練車尼爾599,一年彈一半進度條到中間 50%。

初看第50號樂譜,這支三拍子的 D大調右手部並不複雜,但是要練到作者開頭標示的 “ Allegro” (輕快、明亮)也不是隨手就來。自己一周學一支新曲子的步調大概就是:第一天讀譜慢慢彈習慣旋律並死記音符指法(通常先記右手),第二天試著分析曲子以便更好記住,第三四天才來建立正確的拍子節奏,接下來就是重覆練習。 這兩天練下來大概就是勉強可以看樂譜雙手合奏,但大概是 0.2 倍慢速行駛。

#Czerny

算算約莫六七個星沒學新曲子,主要藉口是前陣子週末忙著家中大清掃工作,春節過了三週後,終於可以再把時間和精力拉回來學習鋼琴新曲子。

上週末開始練的是車尼爾599 第49號。初見下方的樂譜時,原以為右手部幾乎是順著音階爬升應是不難背,但正因為爬音階很快,走完十二個全音之後,手指該怎麼轉換自己的腦袋卻反而轉不過來。

這首小曲自第二行第三小節到最後一行倒數前兩小節,使用了高音域 C1,而61 鍵的 CTK 3200只到 C1-C鍵,無法滿足這支曲子要求,故練習時須換到 76鍵的 Casio WK110 ( 剛好符合曲子最高音的極限: C1-F) 。

再仔細分析一下後半部二行的爬音與降音,由於用高八度音符號指示無法一眼出其實這兩行的第三小節其實是極為雷同,只是第四行插多了四個八分音符的(C1-CD E♭D,即下方紅框所示),然後二行藍框走的同樣的音階只是速度不同。

週末兩天下來,勉強背好了右手部的音符以及第一段左右手的合奏。

#Czerny

按著每週末練新曲的進展節奏,上週開始練只有二行的車尼爾599 第48號。第一次讀它的樂譜一定會注意到最開頭的昇降標記要降二個音(B, E),忘了去年學過音樂理論中的“Circle of fifths”,這是哪一個音為開頭的小調:查出來的答案是 G 小調。

雖說只有二行,但最後一小節 G-F-E(b)-C 彈完之後總覺得怪怪的,似乎不像是結束的語氣,求助 Jane 老師後,才想起來 “D.C al Fine” 表示此處要再回去從頭彈起,並在標示”Fine” 處結束,所以這支曲子就是先要把第一行(返始記號)彈兩遍接第二行再回到第一行結束(前前後後第一行的八小節共要彈三遍)。

#Czerny

“復練”一個月來,查覺這幾週隱隱有某種規律:週末時刻才比較有時間與精力把練習進度往全新的曲子推進,一般週間日大概是做熟練與復習之類的累積。話說車尼爾599 第45號大約是記住了百分之九十,但還不夠熟練,心想差不多可以往下走,上週六開始試彈第46號。46號有許多音節音符落在C7,61鍵電子琴的音階範圍是 C2~C6,換句話說有許多音符在 Casio CTK3200上彈不出來,必須換到 WK-110 或是 Korg B1 上練習,於是就乾脆跳過,先練更簡短、只有二行的第 47號。

週末一開始練新曲子時,當然是眼睛死死盯著樂譜(22” LCD),雙手就位於琴鍵上緩慢笨拙地依指示移動到該出現的音色。頭兩天練習下來,感覺新曲子不算困難,只是完全未開啟記憶模式,靠著讀樂譜彈出音色,但腦子裏根本無意識自己到底彈了什麼音。

昨天練習時,覺得還是得把曲子背下來。為了要背譜這時才試著用腦袋去理解與分析前一音和後一音之間是否有什麼關聯、左手和右手如何協調、第一小節與第四小節相同四個音符節拍後各自不同的發展........。如此有意識地留意曲子的內容後,方才感嘆:咦,旋律還好聽的,完全和稍早看譜練但心不在焉記不住曲調有著極大差別。

#Czerny

回顧記錄自己的練習進度日記是上個月(12月17日),過了兩三週才往下練第45號並寫下本文,可見練習進展有點一言難盡..... 。雖然無法完成一天 10小節往前推的宏願,但至少自我安慰:過去兩週算是稍慢慢調整回練琴的熱情更積極地每天多少碰觸一下心情上也放鬆減輕壓力,約要花上三四天時間才能背好一小段曲子。

所以一支曲子來回磋跎(通常會伴著複習已學會的其它曲子,以免太過單一枯燥),上個週末(元旦假期)才開始認真練第45號。

乍看車尼爾 599 第45號樂譜,新手最頭痛的大概就是第二行之後,出現連續十六分音符四段。通常我前幾次會試著用雙手磕磕絆絆地彈,試圖先感受一點曲子的旋律風格(但實在彈得很爛根本感受不到什麼風格),再分開只彈左右手強化單邊記憶。第二天第三天好像把半支曲子記住了,但隔天練習時又是支離破碎,必須再”翻譜”(其實是 pdf 電子檔)確認音符。這種記憶重建與強化的工作(包括之前彈過的練習曲),只能說是比之登陸搶灘部隊一吋一吋的進攻吧。

#Czer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