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ened underpass

writefreely

前幾天在新註冊的Mastodon 站台看到 #100DaysToOffload活動,規則是參加者挑戰一百天內每日在自己私人網誌上寫一篇日記,內容不限長短不拘也別擔心沒梗不營養就是寫吧(Just. Write.)。隨便點看了別人在百日部落格挑戰裏寫了什麼東西,大概因是在開源分散社交平台上小小的活動,響應者多是使用非主流的 linux 系統、自架網誌、內容偏電腦技術面的東西,我個人尤其喜歡 Fosstodon 站長 Mike Stone 的日記,以及在 Privacytools 站台上寫作的Beyond the Garden Walls

從今天三月中開始在 write.as 維持差不多每天一篇日記的頻率,一個月之後又見異思遷地搬到 PersonalJournal,這兩個月來利用 WriteFreely 快速、率性、無干擾、不講道理邏輯地記錄了完全只屬於個人的、雜碎的、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

WriteFreely 雖可類比為分散式社交網路裏的 Blogger,一如 Mastodon 被視為 twitter 的另類替代選項、PixelFederation 作為 Instgram 之外不媚俗的照片分享平台,但我總覺得書寫本身是一件很個人私密的行為,為什麼要呼朋引伴?更何況自己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去寫那些雄辯淘淘的正經論述,在這裏一點都不需要別人的反應迴響。我的意思並不是鄙視 ##100DaysToOffload 或 Matters.News 有人發起各式社群社區寫作活動,畢竟自己實在從閱讀別人的文字裏收獲不少,只是感嘆自己再也無能去響應這類活動。

把腦中想的東西寫出來、放在(公開)網路上到底是為了什麼?這大概是我大力使用 WriteFreely 後,常常自問的一件事。話說自去年11月底決定停止(暫停)每週一次在 Medium “嚴肅”地寫作關於社會倡議、非政府組織、數位轉型挑戰等話題,對不再追求相關新知、不再分享知識見解、無力不再行動、驅於封閉又沈溺的自己越來越失望與無奈。 不確定在 personaljournal 的寫字記錄是否算是一種治療過程,只知道這樣雖不能變好,但至少是一種試圖阻擋下滑頽勢的姿態吧。

#writefreely

write.as 留下了一個多月以來的文字記錄,很是喜歡它乾淨無干擾的用戶介面,沒有呼朋引伴的社群同溫,只剩下一個人安靜地面對自己的文字。

因為太喜歡了,免不了得隴望蜀地侈想多享受一些 WriteFreely 功能,顯然免費版的 write.as 無法滿足,便起了搬家的念頭。研究了一下服務供應者清單 ,最後選定在 Personal Journal 落腳,考量的因素大概就是該主機使用人數的活躍程度、軟體版本以及網域名好記否。

興沖沖地選好新家註冊後,才發現 WriteFreely 目前僅支援文章滙出,尚無法將他站的文章滙入.....(崩潰),只好自己手工貼文一篇一篇地整理到 Personal Journal (安慰地對自己說幸好早搬家只有三十來篇文)。 個人感受 Personal Journal 與 write.as 最大的不同除了對於私人可開多少個部落的設限、文章公開程度與文章呈現型式、自定 CSS 等選項更多外,就是可以自行調整文章發佈時間(後來才發現原來 write.as 也可以,只是自己笨不知道)

換上的布景主題是 Anxiety,經此番折騰後希望自己可以長久地在此寄宿。

#writefreely

最後決定還是把私人雜碎瑣文的札記放到 write.as

作為極簡版的寫作空間,typehut 一開始用起來似乎還不錯,就算目前沒能支援文章滙出(因為覺得它的服務營運應該無法維持太久XD)還能勉強忍耐,但又發現它一大缺點是無草稿模式,打了一大段文字就算亂七八糟只能硬著頭皮發佈,否則就會憑空消失......,這點真的無法忍,於是就搬回來 WriteFreely 。

是說為什麼自己不乾脆用 hackmd, Medium, 或是再弄一個 jekyll/ hugo 網站來放這些碎文呢? 好吧,就是有一種莫名的挑剔: Medium 太過正式;hackmd 太過隨意, jekyll /hugo 無法隨時在瀏覽器上寫作........

就先在這裏試試吧

#writefre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