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ened underpass

JSBach

回顧本站網誌記錄,已一個半月沒有新曲的練習進度。過去四十天大概要怪罪七月份溽暑沒什麼動力練琴,多是重覆地背彈《巴赫初級鋼琴曲集》前三首。昨日趁著西南氣流引入的雷陣雨降溫,試著繼續往下背曲譜的第四首 Polonaise in G minor, BWV Anh 119

這首曲子雖然只有二行,右手初步試彈幾次,還找不到其主旋律的「規則」,十六小節的音符組合排列裏,除了第二行第四~七小節外,幾乎找不到可辨識的重覆。這表現要記住曲子就只能依靠強迫取分的方式——往死裏練習。

#JSBach

這兩三週大概就是一直反覆地背彈巴赫初級鋼琴曲的第一、二首,BWV Anh 115 記得差不多了,但練彈時多少有點疑慮遅緩,但還算有點餘力可以練下一首曲子,便開始先試練 BWV Anh 116 右手部。

乍看 BWV Anh 116 樂譜,直覺並不難,只是曲式長度拉大(BWV Anh 115 四行)。標題底下的樂曲練習重點提示説:A study in the arpeggio of the Common Chord 因為是 G 大調,按古典樂作曲規律主要伴奏和弦應是大量使用 G大調和弦(GBD),而 arpeggio (分指和弦)就是把共彈的和弦音組合改為個別音符表現,因此在這支曲子裏可以看到許多 GBD 的排列變化。

例如在曲子前半部除了紅色打勾與框線處外,都是以G大調和弦GBD三種音符為主,所以並不難背。至於後半段部份,最後一行與第二行差不多一樣(除了紅框處的差異),但第三行、第四行則是比較讓我頭痛的部份,練彈過兩三回尚無法察覺出這二行有什麼和弦規律曲式邏輯,所以只好先靠苦練強記,大概花了三~四天的時間才把它背起來。

#JSBach

最近練車尼爾599 又卡上瓶頸:一種背譜不是、不背譜也不是的尷尬。想想就轉而回頭練其它的樂本——-與其背新手練習式的三十二分音階不如背其它作曲家的樂譜比較”值得”。說起來這些猶豫矛盾的背後,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平日基本功(如哈農指力)的欠缺,所以連基本的音階式內容都要靠背譜才覺得從容熟悉。

去年初曾經試彈巴赫 G大調小步舞曲 BWV Anh 114,練了兩三個星期後只能說勉強盍盍絆絆能笨拙地視譜彈完前半部,這回狠下心一定要把它練完整。熬了一個星期差不多算是把後半段樂譜也背起來,這時候才有餘力去注意曲子的跳音要求、強弱表現、拍子有無抓準等等細節。在強化舊功課的同時,一邊再慢慢往下練習不算新的新曲子 ——– 巴赫 G小調小步舞曲 Minuet in G minor, BWV Anh 115。

去年曾經先試彈過 BWV Anh 115 的右手部,一聽就可明顯聽出這支曲子和過去習慣的大調曲式的風格差異,偏”哀怨悲傷”的小調曲式。

對比前一曲 G大調小步舞曲,BWV Anh 115 的重點同樣是:一個四分音符+四個八分音符的節奏差異對比,也就是前半段的第 3, 5, 6, 7, 11, 13, 14 小節,透過這幾處來表現音色與節奏的變化。這支曲子第一週先練前半段(右手先行),差不多用了二個星期才勉強背下雙手要按的音符。然後二週半進入後半段的練習,一開始也是先從右手,然後試著雙手並彈。第一次用上雙手時,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把它練起來,但幾天之後又覺得其實也不算太難。背好這支曲子要花上 2~3 週,但到目前為止仍是最基礎的背譜,拍子強弱等技巧要等完全背熟後才有精力去注意。

Bach - Menuet in G Minor BWV Anh 115

#JSBach

過去三週彈習的教本只有車尼爾599,似乎有點無趣,便翻出今年春節期間練習的《巴赫初步钢琴曲集》來”重溫”一下。

說是重溫,其實當時並沒有把這支曲子練好,熟悉的只有右手部份,雙手並彈則只能勉強彈完第一部反始符號的地方。經過了幾週車尼爾的指法催眠,再次練習它感覺最明顯的差別就是這回自己對於指法建議的重視,儘量按照樂譜標注指頭定位以求音符之間的順暢。於是在來回磕磕絆絆四五遍之後,感覺似乎有點模樣出來了,甚致還曾在某一個瞬間似乎捕捉到了彈習鋼琴的樂趣所在——一種心無旁鶩的純粹,雖然它潛意識暗示的更可能是逃避的幻象,但就是在那個眨眼呼吸之間 moment,撫平許多不安焦躁憤懣的負面情結。

Bach - Menuet in G Major BWV Anh 114

#JSB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