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M

很长很阴间的SM。

——————

Leslie服用药物后再次惊醒时,看到的就是无数沾着黏腻液体的藤蔓缠绕在他身上,勒紧、晃动、又把他死死摔向地面。不知是什么的巨大植物蠕动着躯干,上面布满可怖密集的倒刺,张开血盆大口,吐着腥红的信子朝他的方向伸过来。

浸泡在黏液的衣物没一会儿就被巨物融掉,湿滑的墨绿色触手沿着他裸露的肌肤恶心地滑过,到了他的肚脐眼处故意停留数十秒反复舔舐。熟悉的感觉过电般流经小腹处,Leslie试图挣扎,却越挣扎束缚得越紧,摩挲着皮肤的触手冰冰凉凉,每一下触碰都像冷厉的刀具划过,然而他却丝毫没感觉到身体的温度降低,如同岩浆在海底翻腾,陨石燃烧的碎屑飞溅到江河,两种极端的温度逼他的身体处于超出他承受范围的状态,胸口剧烈起伏,如同下一秒就要昏死过去。

Leslie感觉自己深陷在海底的洞穴,无力地被深渊吞噬得不断下沉。而此时巨物发出了诡谲怪异的声响,听着像黑暗深处有动物在啃食尸体,他想仔细辨别声音的方向,奈何五感像是不听使唤一样,耳边莫名出现壮烈的、越来越响的哀鸣,响到他觉得听力都快丧失,后来嗡嗡的声音充斥在脑侧,除此之外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紧接着,细弱的脚踝被藤蔓用力裹住,墨绿色触手在空气中游过来,意图极其强烈地冲向他的下体。Leslie惊恐地瞪大双眼、下意识不安地扭动身体,却完全反抗不了强大的力量,手臂般粗的触手钻进他身体的那一刻,剧痛从后穴蔓延到指尖,他感觉自己被甩在了海面以下的冰山上,被阴冷的海水激得疼入骨髓,连碎成块的冰也在强行往他身体里进。

触手把他下体填满后仍不满足,大力蠕动着搅动起来,Leslie疼得大叫,这时另一根狰狞的触手翻腾着飞过,在他腰腹抚弄了几下后包裹住他的性器,凉得他开始痉挛,下身逐渐失去了知觉。

这时又穿过第三只触手,慢悠悠地展现在Leslie的面前,这一只比前两个还要粗,接近黑色的肉体鼓鼓囊囊地摆动,上面还附着无数密麻粘稠的吸盘。触手挥动几下后,温柔地摸过他的脸,像在用吸盘亲吻这漂亮的五官,爱不释手。Leslie皱着眉,全是腥味的黏液滴落在他脸上,他都快无法呼吸了。

“啊…”巨物逐渐的每一只触手越收越紧,尤其是体内的那一只,在他直肠里涌动着进出,牵扯出大量浅色接近透明的液体,同时触手的顶端吸着他体内的敏感点狠辣撞击,像要直接穿进他的五脏六腑。

Leslie被玩弄到完全打开了身体,整个人像献祭一样被托起让巨物肆意玩弄蹂躏。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支撑不住了,视线也逐渐模糊,最后一秒看到胡乱纠缠的触手对他不停地侵犯,想要出声却发现嗓子像被人掐住一样,这时,耳边的轰鸣声再次放大,仿佛要穿透耳膜、让他感觉自己大脑血管都要炸裂。Leslie已经无意识再去思考,猛地干呕了几下后,眼前终于完全昏暗。

“!!!”

再次睁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对方安抚着他,像哄睡婴儿般轻悠悠拍打着,动作化成无形的力量悄然抚过Leslie的内心。他眼眶一湿,头埋得更深了些。

Daffy意识到他醒了,手里的动作停下。

深夜里房间很暗,他看不到Daffy的脸,可他只是这样枕在爱人的胸膛里,对方平缓的呼吸声便带给他归属与安全感,把他从万千噩梦中拯救,让他宛若新生。

“这次很好,睡了两个小时。”Daffy温柔地放开他,还不忘亲了亲他的额头。

Leslie调整着呼吸,刚才的噩梦他完全没有忘记,所有的画面都刻在了他的脑海中,与之前的一帧帧类似的记忆连接在一起,织成巨大的、令人窒息的网,而他像只落入蛛网的昆虫,不得已困在蜘蛛的陷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吸食入腹。

他浑身又一次湿透了,身体还在发抖,现实与梦境强烈的反差与进攻让他大脑还在应激保护中,无法对任何事情进行及时的反应。他盯着黑暗中墙壁上的某处影子,眼睛却无法聚焦,逐渐地,那处影子在他眼里好像化成了梦里巨大的怪植,摇摆着身体,正尝试再次长出触手。

“啊啊——”Leslie痛苦地大叫,他用双臂抱紧了头,梦魇好像早已形成吞噬黑夜的猛兽,露出尖锐的牙齿刺进他的皮肤,他想躲开、想逃离这里……Leslie掀开被子要下床,这时旁边的Daffy猛地又把他拽了回来。

“Leslie!”Daffy将他按在床上,力气大得恐怖,膝盖用力抵着他乱动的双腿,不让他起身,语气却依然温柔,“阿仔,别怕。”

Leslie奋力扭动几下后放弃了挣扎,表情透露绝望的哀伤,他无助地趴在床头,大脑尽量地转动去反应Daffy说的每一个字,过了十几秒,他才勉勉强强发出几个气音,“哥哥……”

看到他冷静下来,Daffy把他再次扶上床,用毛巾一遍又一遍擦他脸上、脖子上的汗水,然后搂在怀里有节奏地拍着他的后背。

“哥哥……”Leslie的声音哑得可怕,胃酸倒流让他嗓子日夜受着伤害,让人心惊,“他又要来了。”

“谁?”

“他要来了,他要来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我……”Leslie说着说着,身体又继续发抖,他靠在Daffy肩膀,在翻涌的海面上寻找唯一的浮木。熟悉的恐慌又来了,他像被活生生按在坟墓里,腐烂的气息要把他完全侵蚀,无数个尸虫在啃咬他的身体,“我爱你……哥哥。”

Daffy心如刀绞,一只手的手臂收紧,另一只手熟练地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装着药丸的透明瓶,趁着Leslie恍惚,把两颗药丸塞进他的嘴里,然后强行灌进了几口水。

过了许久,Leslie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靠在爱人身上,而Daffy继续抚摸着他的背,没一会儿,又在暗中托着他的脑袋去吻他的嘴唇、细腻贴着唇瓣感受彼此的呼吸。几滴灼热的液体滑落到两个人的唇间,无法减缓彼此的痛苦,却润泽了爱意。

***

Leslie这一次睁开眼,他感觉自己的视线仍然没有完全恢复,动了动身体,却发现手和脚都分别绑了起来,刚想开口,背上立刻落了一阵尖锐的疼痛。

“啪”的一声,软鞭与肉体碰触后激烈的响声在房间绽开。

“跪好。”冰冷男声出现在他上方。Leslie强行思考了几秒,回忆起之前发生的每一个场景,然后艰难地爬起来跪在地上,腰慢慢挺直。

又是他,又是他,他果真来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到底是谁……”他无力地开口,嗓子仿佛要被刮出血,每一个字都几乎耗尽了他所有力气。

回答他的又是倏然狠辣的疼痛,伴随软鞭在空气中挥舞的响声,于他背上留下一道夺目的红痕。

“求求你……”

没等Leslie说完,“啪”地又是一下,这一下比刚才声音更响,与背上存留的红痕形成交叉,在皮肤上更加刺眼,上面隐隐约约还渗着血珠。

Leslie疼得闷哼一声,再也不敢开口。

“十下,不许射。”男人再一次发起命令,声音低沉有力,可这声音传入Leslie耳中,却让他感觉非常熟悉,熟悉到自己的身体巴不得要产生一些本能的反应。但他现在却只能机械地消化男人说出的文字,整个人昏昏沉沉,不仅看不清对方的模样,连声音如何也难以在他脑中形成辨别。他万分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这个男人最近三番五次地这样对待自己,还会用各种手段凌虐他,让他处于肉体出轨的极大自责与怨恨中,可偏偏那人在对他实施暴力性行为的过程,自己的反应总是强烈热切,控制不住的生理冲动就像把他困在阴暗的泥沼里,越想脱离陷得越深,他不断地求救、向爱人求救,也无济于事。

一下,两下,三下……男人挥鞭的力度刚刚好,每一下不仅带着刁钻的角度、像一条灵活的小蛇一口咬在他敏感的部位,还完美控制鞭子留下的疼痛感,在他肌肤留下难以预料的轨迹,Leslie浑身一颤,身体里某些情感逐渐复苏,性器也明显抬起。

“唔——”

这时,突然的一鞭落在他的股缝处,鞭子腾起时粗劣的末梢质感沿着缝隙滑向大腿内侧,又疼又痒。

“腿分开。”

Leslie急促地喘息,感觉自己变成僵硬的傀儡被他支配,双腿不知不觉地打开,甚至还翘起了臀部方便对方鞭打。他抖着腰,前端已经开始渗出液体,射精的欲望变得强烈,大脑却像被操纵了一样,背离身体驱动去强行控制着自己不射出。

“骚货。”

他听见对方说了一句,然后不等自己反应又是果断狠厉的一鞭,这一鞭故意击打在臀缝里软肉的附近,火辣辣的疼痛夹杂酥麻快感袭过,Leslie抽噎着,像是被折磨得痛不欲生。而这时,鞭子破空的声音再次划开、利落地擦过他左侧胸前的肉粒,接着是右侧……他嘶地一声,痛到抽搐着身体,没过多久,终于还是违背自己大脑的意愿,未到十下就淅淅沥沥地泄出。

潜意识下的生理发泄让Leslie爽得浑身发麻,他大口大口喘着气,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梦中一样,他尝试再一次抬头,仍旧看不清对方的面庞、也分辨不出对方的声音,此时此刻只有高潮的快感在一片昏暗与沉寂中被延长、被放大,让他身体得到了难得的放松,肌肉的酸胀与鞭打的疼痛仿佛就此消失,连同着纠缠在大脑里的混沌也被清除了不少。

“还有三下。”

“不要……”Leslie微微弯曲着身体,手腕因为绑紧而动弹不得,在紧绞着的扭动后也不知不觉勒出了血痕。

鞭子在气流中翻腾后倏地落向地面,这一声比之前还要脆响,是挥鞭者在表达他的不满,“你在说什么?”

“对不起……先生。”Leslie被打得有点害怕,想起了上一次在他范围内界定的规则,身体哆嗦着、嘴里发出细弱的声音,听着像在干涸的地面强行撕开的缝隙。

“剩三下就射了。怎么惩罚你?”对方绕着他的身体走了几步,从旁边不知道拿出了什么东西,叮叮当当的听起来像是金属制品。

Leslie仰着头,本身他的体能就匮乏了很多,双腿已经跪到支撑不起他的身体,想要坐下却因为束缚得紧无法摆脱、头昏昏沉沉混浆成一片,却本能地直着腰取悦和讨好对方。

“你一定会喜欢这三个东西。”男人嗓音敲打开寂夜的浪花,也敲击着Leslie的耳膜,他被掐着后颈强行转移视线,两根闪着微光又带有精致挂坠的银钉摆在他面前,可惜他根本分辨不出具体是什么,只能隐隐约约意识到是种装饰品。

装饰品……

思维还迟滞着没扭转过来,旋即胸口就袭来冰冷的寒意,Leslie猛地抖动了一下,眼球不安地震颤,连带着睫毛都扇动得像枯水里濒死蝴蝶的翅膀。眼前的画面又一次如万花筒一样旋转、斑驳,形成无数变幻的光圈。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哪里,也没有意识自己是沉睡还是清醒,身体力不从心地扭动着,也不知这是恐慌还是兴奋。

“啊啊!”左胸口针扎的疼痛把视觉里迷离梦幻的色彩击碎,他起伏着胸口,汗水一汩汩滑向地面,嘴里不停用舌头舔弄干裂的唇,却越舔越干燥,“先生……”

Leslie想要寻找一丝慰藉,绵软着声音开口向面前这个男人求救,他明知道一切是徒劳,却像是搁浅的鱼垂死挣扎,无力又绝望。

刺痛来到了胸口另一侧,乳尖异物的感觉让他逐渐明白自己被做了什么。他低下头看自己的胸前,两侧乳首被乳钉穿过,下面还点缀了漂亮的银环,发出碰撞的细碎响声。

“好美。”对方用指尖在他胸前滑动几下,缓缓赞美,“很适合你。”

Leslie咽了咽口水,皮肉的鞭挞与刺激、现实与幻觉来回拼命的拉扯、身心的双重折磨让他处在崩溃与癫狂的边缘,“先生,我好难受。”

身前的人略微停顿了几秒,迟迟才回应,“还剩一个。”

最后一枚银钉,顺着Leslie半硬的阴茎顶端插进去、直直抵在了尿道口,堵塞的奇异快感让他腰肢一软,若不是被人接着,他必然会直接摔倒在地上。

Leslie感觉阴茎的马眼突突跳了几下,下身被强行昂起了头,这种填充直接刺激到每根神经,难受得他要疯了。良久,Leslie嗓间发出孱弱的呜咽,面色憔悴得像朵被风吹谢的花,腰向下陷了陷,等待着“先生”完成下一步。

空气安静了几秒,随后震动棒开着最大频率塞进他的身后,他无力地喘息,朦胧间仿佛回到了那个森林里,闭上眼睛后,那胸前和性器上束缚着的、还有后穴里抽插的触手再次浮现,他溺水上岸般吸了几口气,肉穴被撑到了最里面,想尝试动动身体,那根震动棒就更大幅度地向里驰骋,故意刮过脆弱不堪的内壁、细致缓慢抽出后,连嫩肉都带着充血般的颜色外翻,夹杂透明色黏滑的体液,湿成一大片。

“啊啊啊啊——先生,求求你……我……”

挤压、交媾、晃动……Leslie早已感觉不到是那只庞然大物在用腕足折磨他、还是有人拿着冰凉的震动棒高频地在他体内贯穿,他只觉得自己被分割成了无数碎片,每一个碎片都带着他残缺的知觉,支离破碎地想重新粘合再一起却屡屡失败,精神的堡垒反复塌陷,他痛苦地痉挛,前端射不出,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

“我不行了………呃!”Leslie被用力扯出了银钉,与此同时伴随震动棒在体内最后几下剧烈的深入和碾压后,阴茎的障碍消除,他终于得以释放。Leslie弓着腰身,下身断断续续地喷吐液体,这次射精过程非常漫长,等到他什么也射不出来,呻吟了几声,脑里仅存的一根紧绷的细线也断裂了。

Leslie本以为终于结束,可这时前列腺又被故意地揉按几下,他痛苦地摇头,阴茎抖了一会儿后,浅黄色的尿液顺着茎身不受控地流出。失禁和高潮的冲击把他从万丈深谷捞出又狠狠抛下,直到他双眼终于什么也看不见,意识也脱离了脑海,一切戛然而止。

周围重归清静,刚才的所有仿佛从未发生。

男人接过他晕厥的身躯搂在怀里,认真地解开手脚的绳子,然后拦腰抱他起身。

“好好睡一会儿。”

他虔诚地亲吻Leslie被汗染得湿亮的额头,转身,带他离开了这里。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涌入,像熔化的银瀑布一样落在地上,照亮了被抱着的人昏睡的面孔,也映现了男人耳后漆黑的痣,像夜里流转微光的黑曜石,隐寂在无声的暗河。

***

Leslie躺在Daffy的腿上,呼吸难得的平缓均匀。

天还未亮,窗外依然是静谧的黑暗。

他轻抬起手,Daffy默契地把自己的手递过,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如同连接两个人生命的通感,传递出彼此的体温。

自从分开睡后,Leslie每次睁眼第一个看到的人仍旧是Daffy,无论什么时候,爱人的气息都是他内心腐烂荒芜里唯一的一丝营养,也是他颤颤巍巍继续行进里最后的一束光。许久,他哑声开口,“他又来了。”

Daffy轻吻他的指尖,“不要害怕。”

Leslie的声音透着乏力,沉默了几秒,继续道,“他会不会杀了我?”

闻言,两个人的手都在细微颤抖,不知是谁牵动着谁,Daffy把手收紧,“他永远不会害你。”

“哥哥,”Leslie顿了顿,双眼还在失焦,“你不要爱我了好不好?我错了,你不要爱我了……”

Leslie的潜意识里一直在与那个陌生的男人情动交缠,尽管他从来没有真正地被那个人进入过,可是他总被其控制住所有生理欲望,肉体像自愿一样迎合着对方去任由他摆弄,事后,他频频后悔,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且发生了太多太多次,无法挽回。

“你没有。”Daffy继续亲吻他,“你永远不会错。”

听到这个回答后Leslie难得挤出了一点笑容,他的脸即便饱含疲倦也依然深邃夺目,一笑便更好看了,“那好吧,那你要继续爱我。”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了,这几日Leslie不停重复着类似的内容,还会反复对他言说“我爱你”,苍白的嘴唇轻轻颤动、吐露无力而绵长的告白。Daffy看着他,再也按捺不住,眼角涌出泪水,莫大的痛苦让他觉得仿佛下一秒怀里的人就要幻化成点点荧光消散在空气中,他搂紧Leslie,深切回应,“我爱你。”

我会永远爱你。

“哥哥,我们做吧。”Leslie玩弄着他的手指,眼睛在暗处深藏着眷恋,却看不出在想什么,“我们好久没做了。”

Daffy低头看他,刚想开口说话,Leslie便已经起身,慢慢坐到他身上摩擦彼此的下体,不容他拒绝。

Leslie什么都没有穿,赤裸着瘦弱的身体伏在他肩膀上。他们已经半年没有真正做过了,Daffy经不起他的撩拨,下身硬得撑起帐篷,隔着布料火热地抵着Leslie的屁股。

“哥哥,你操我吧,我里面很紧的……”

“哥哥……”

Leslie解开他裤子,迷迷糊糊地就要往下坐,立起的热刃劈开穴肉往里捅,痛得他流出眼泪。Daffy心疼了,往出撤了一点,再重新缓慢地顶进去。

“我里面热不热?”Leslie抱着他的脖子,体内软肉不断收缴、把粗壮的性器恋恋不舍地含在体内,薄薄一片的身体挺动得像一汪春潮,Leslie贴在他胸膛,浑身发情一样滚烫,吞吐几下后表情茫然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像是在感受身体里顶出的形状。

“好舒服……你舒服吗?”

Daffy双手托住他的臀瓣上下操动,喘息声也浑浊得像在发烧。久违的紧致让他的阴茎越来越硬,Leslie的体内热到仿佛要把他融化,每一次用穴肉裹住都爽得他头皮发麻。他咬着Leslie的耳垂,在他耳边粗喘着回答,“宝贝你里面好舒服。”

抽插了数十下后,Leslie被欺身压倒在了床上,他主动地把小腿挂在爱人肩头,敞开泛着淫靡粉红的穴口,邀请Daffy去肆意享用。

他们很久没有这样做到最彻底,彼此贴合着、心甘情愿地堕落在一片血染成的花海里。Daffy侧头吻了吻他漂亮细瘦的脚踝,下身用力地进入、拔出,牵扯着交织的爱液,滴落在床单。而那开阖的后穴收缩一口后立刻贪吃地含住龟头,缠绵地吮吸吞吐,仿佛饥渴太久了、迫不及待汲取汁液来灌满自己。

Leslie被压在身下、已经要被操透了,他呜咽着,酸胀的快感和上瘾的肉欲都不及眼前的人埋在他体内的那一刻,他勾住Daffy的脖子,微微抬起上半身吮舔那颗颈侧的痣,同时感觉到体内被驰骋得更深更快,房间里肉体拍打声越来越响亮,他们忍不住十指交叉,重叠的影子在墙上像跳动的火焰。

到最后Daffy没有射在他身体里,等他们全都高潮,Leslie双臂仍然紧紧搂着他、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他脸上哭得全是泪痕,双目再度失焦,眼神又变得恍惚。Daffy向下亲吻他的肌肤,吻过他身上一道道血红的痕迹,还有乳尖被蹂躏过的红肿与血痂……那些全是他一手留下的。

他擦了擦Leslie的身体,把人重新安顿在被窝里。此时的Leslie轻阖双眼,半梦半醒着依旧是游离的状态,但已经比之前安分了太多太多。

Daffy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瞬,他像被抽干了体力一样,整个人泄了气,之前的所有气势荡然无存。他无助地抵在门的外侧,眼底全是倦意。

他在门外站了两个小时,直到天空终于翻出鱼肚白,晨光丝缕射到他的眼上,Daffy眯着双眼,看向窗外的天空。

又是一夜过去了。

end.